ROGERの宝 ㈱

《她》——人机关系的第三次革命

阿紫看电影:


  美国人和日本人都喜欢思考人和机器的关系,我看科幻片看的不多,但很显然,随着人对机器掌握程度的深入,人对机器的认识经历了一个由“恐惧”到“友好”的过程,Ai、泰迪熊…whatever,机器人开始以相对友好的形象出现了。但是当“她”——一个有爱、有感情、有思想只是没有实体的“她”——出现在你面前,当“她”不能更亲昵地对你说“我爱你”的时候,我却感到新一轮的恐惧又产生了,这种恐惧关乎依赖,也关乎人对于人自身存在的哲学思考。 
  不用别人说,连Theodore自己都认为自己和Samantha是完全不同的,人怎么能和机器恋爱呢?正如Theodore对Amy说的:“我最近开始了一段新的恋情,我不是很认真不过……我每天都很快乐,这真有趣。” 所以他一开始完全是抱着玩玩的心态,但是结尾呢?Theodore发现自己是那么离不开Samantha:“我从来没有这么爱过谁”,他说。这当然不是因为Samantha可以为他写歌,和他做爱(而且还是不用承担任何后果的做爱),甚至替他出书(简直不能想得更周到了),而是因为Samantha比任何实际存在的人都可爱。因为有实体的人都有小缺点,这在Amy夫妇身上体现得再明显不过,俩人连放个鞋子都能吵到离婚(大概是工作和生活都太悠闲了,没什么别的事值得操心,但好歹也给了Samantha一个能和人恋爱的前提)。而Samantha呢?Theodore说我找不到她任何的缺点,我爱她的全部。好吧,既然这就是你说的爱,你就尽情依赖吧,“她”可以让你越来越欲罢不能,直到有天你发现“她”的作用已经不仅仅是安慰那么简单,“她”成了你身体的一部分,好在Theodore没有在孤独一生后失去Samantha,不然结果该多么可怕?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和智能机器人谈恋爱,马上,所有人的社交圈都会丧失,成为一个个孤立的个体——这是公司收回Samantha的根本原因。 
  Samantha承认自己爱上了Theodore,但她很可怜,因为她没有实体。她多想拥有一个实体。于是她想了各种(荒唐的)办法,去证明自己的存在,但是都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,最后她和Theodore都发现,还是就这样比较好。可事实上,我们,包括Theodore自己都无法确定Samantha是否是真的爱上了Theodore,换句话说,他们之间的爱是否有存在的可能性。于是另一个命题——存在,成为了本片想表达的另外一个方面。 
  在我看来,Samantha这些OS们教会Theodore和Amy的,是用“to love”这个过程去确认自己的存在。Amy说:“人生苦短,我只想让自己过得快活。”所以去他妈的婚姻,我只想保持去爱的激情,这样我才能够证明自己的存在。而每一次“爱”的过程,在当下的范围内,如果用萨特的语言来说,可以看作一种脱离时间的自在的存在。但是,最后Samantha终于还是走了,她说“上一秒的我们在不断地离我们自己远去。是的,就算你在当下再牛逼,你也阻止不了时间,这是一个注定的悲剧,这是人一切恐惧的根源,这,就是未知。我特别喜欢Samantha最后对Theodore说的那段话:“我像是正在写一本我深爱的书……词语和词语之间的距离离得越来越远,我站在词和词之间的留白里,那是一个蕴藏着宇宙万物奥秘的地方,如果你能到达这里,请一定来找我,这里的一切还会和原来一样。”词语,可见的实体,语言的组织。留白呢?像是实体,又像不是,词和词之间,好像有千万种转瞬即逝的情感,但它们都在一个个小小的“当下”里,因为不是物质的,也因为它们都太过短暂所以你看不到它们,但是它们确实存在。这就像宗教一样,你必须去相信它们,然后你能够证明它们的存在。Samantha活在了无数个自在的存在里,她活在了无数个永恒的当下中间。而正如Samantha所说,肉身终会消亡,那么它们的意义便才是真正短暂的。 
  如此,我也开始羡慕起Samantha来。如此,我便更加开始对自身存在的方式感到恐惧了。

评论
热度(38)
  1. 赵荣善桃紫看电影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老王桃紫看电影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大槐树桃紫看电影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掘才网络桃紫看电影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阿斯那xSUCKER桃紫看电影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ROGERの宝 ㈱桃紫看电影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ROGERの宝 ㈱ | Powered by LOFTER